本报记者组报道2020年,中国足球国字号球队的第一场正式比赛将由国奥队打响,中国国奥队已经抵达泰国宋卡,9日,国奥U23亚洲杯首战韩国队。对于U23亚洲杯,中国足协很重视,足协主席陈戌源将于8日抵达泰国,全程督战国奥队比赛。但是,国奥队的备战目前出现了一些状况,从3日到5日,国奥队已经三天没有“碰球”了。

5日上午,中国国奥队开了一个会,对第一场和韩国队的比赛进行了沟通和说明,内容包括对韩国国奥队技战术方面的研究,让队员们逐渐了解对手,意味着国奥队备战进入了最关键的阶段。

国奥队在宋卡的备战遭遇了一些困难,主要是训练场地的问题,4日,国奥队只是在酒店附近的一个公园进行了简单力量训练,5日的训练虽然到了体育场,但只是在体育场外围进行训练,训练设施非常简陋,国奥队主要进行了一些力量训练,至于技战术训练,很难正常展开,只能在随后时间的官方训练日,想方设法进行一些针对性的训练了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算上3日(出征)、4日和5日的力量训练,国奥队已经连续三天没有“碰球”了,之所以加引号,是因为5日训练的最后,球员们拿过球颠了颠球,也算是碰了一下球,这种情况,似乎给国奥队出战U23亚洲杯蒙上了阴影。目前国奥队人员比较齐整,此次25名出征泰国的球员身体状态还不错,有伤在身的张玉宁恢复情况不错。

▲25人名单(via 中国队官微)

亚足联已经公布了各队的23人名单,中场的邓宇彪和锋线的刘若钒落选了名单,这符合赛前普遍的预期。不过,亚足联的规定是在首场比赛开打之前6个小时,国奥队可以再次修改名单,刘若钒和邓宇彪仍然有机会。

中国足协副主席高洪波随队一起赴泰国,8日,陈戌源将抵达泰国。根据足协分工,今后国足、国奥参与大赛都会由陈戌源主席或刘奕秘书长随队出征。高层随队,是为了球队有更好、更全面的后勤保障。U23亚洲杯将决定东京奥运会的参赛名额,足协十分重视,按照目前的计划,陈戌源将观摩国奥队小组赛和淘汰赛阶段的所有比赛。

中国国奥与韩国、乌兹别克斯坦、伊朗同组,四支球队按照亚足联赛区组织的规定,下榻在同一酒店。

亚足联公布了U23亚洲杯裁判员名单,马宁和傅明以主裁判的身份入选U23亚洲杯,此外,曹奕、施翔也入选,他们会组成一个裁判组,马宁和傅明会轮流担任主裁判和第四官员。

▲马宁、傅明将执法U23亚洲杯(via 亚足联官网)

同组的对手陆续到位。昨天,韩国队抵达宋卡。

前往泰国之前,韩国国奥队在吉隆坡与澳大利亚国奥进行了1场热身赛,这是韩国队在U23亚洲杯之前的最后一场热身,结果1比1战平。这场比赛不是90分钟,而是100分钟,上下半场各踢50分钟。

第27分钟主力中锋吴世勋为韩国队率先进球,4分钟后,澳大利亚的利比里亚裔前锋哈桑·图雷扳平比分。下半场一开始,金鹤范更换了除门将外的全部首发球员,主要还是为了考察球员们的状态,另外他还让替补门将安俊洙上场踢了25分钟。韩国媒体在这场热身赛后重点分析了韩国队的前景,他们认为韩国队被分在死亡之组。

韩国队依赖的队员是唯一的旅欧球员郑优营,上赛季K联赛最佳球员评选的第2名李东俊,以及去年U20世青赛亚军队成员吴世勋。此外,还有上赛季K2联赛进入最佳11人名单的曹圭成。海外球员李刚仁和白升浩未能进入最终的名单,必然对球队的实力造成影响。

▲不同于缺席的李刚仁,郑优营在弗莱堡机会不多

不过,韩国队的球员们还是充满了信心,李东俊说:“我们来泰国的目标,就是通过比赛,最终赢得奥运会金牌。虽然这有点困难,但这是我们从2020年初就要开始做的事情,我相信韩国足球会更好。”

韩国媒体提及了韩国足球参加奥运会决赛圈的光荣历史,从1988年汉城奥运会开始,韩国男足已连续8次参加奥运会,这是奥运会男足的纪录。韩国足协也为这次奥运预选赛给球队提供了足够的支持,除了球员,还有16名工作人员随队,其中包括教练组的6名成员和10名后勤人员,球队配备了专职厨师和装备助理。

伊朗足坛正在经历巨变,足协主席辞职,国家队主帅不受信赖,两大豪门波斯波利斯和德黑兰独立也都在跨年之际经历了换帅。伊朗队主帅埃斯蒂利非常清楚自己的责任:“在伊朗足球最困难的时候,球员们就要团结起来。”

乌兹别克斯坦在3日于曼谷和卡塔尔国奥进行了热身,结果3比1赢球,U23亚洲杯前的4场热身赛全胜。